本期讲述人:王茹辛

民国时期,渭南西塬走出了一位很有影响的学者官员,名叫刘文海。

刘文海字静波,1894年也就是甲午战争那一年出生在今天临渭区三张镇岳家行政村刘家庄子。他少时聪颖过人,家境殷实,13岁就读完了十三经,17岁象峰高小毕业后到上海积余补习学校就读,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复旦公学。1913年刘文海受辛亥陕西革命军敢死队总司令曹荫侯资助到英国留学,负笈英伦,被当时中国驻伦敦公使刘玉麟称为“陕籍留英第一人”。

刘文海留英期间,曾在曼彻斯特大学深造,对西方政治学颇有研究。当时民国初创,国力衰微,官费留学生的生活经常接续不济,告贷无门,刘文海虽不富足,但还是经常以小额接济中国留学生。

1917年刘文海就读于美国维斯康辛大学攻读政治与外交专业,获学士学位。后入该校研究所继续深造,获政治学硕士学位

1921年刘文海学成回国,受聘于国立东南大学,成为东南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他讲授的国际公法、国际政治等课程,成为学生竞相选修的热门课程。

1923年西北大学得到重建,傅铜出任校长,当时西北大学学术气氛空前活跃。利用暑期,学校与陕西省教育厅合办 “暑期学校”,遍邀国内知名学者前来讲学,给新文化落后的陕西输入“新学”。1924年7月鲁迅一行十余人,应邀赴西北大学讲学,其中就有时任东南大学政治系教授的刘文海。

路途上刘文海和鲁迅先生还发生了两段逸闻趣事。

当他们一行到达陕州也就是今天河南省三门峡市)时,看到名为州城,实际上街市简陋。天刚亮,苍蝇就成群结队到处乱飞,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大家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评说起来。鲁迅先生这个时候激愤地说:“‘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今天算是验证了。”当他得知刘文海讲授的是国际问题中的“大国家主义”时,便问:“是帝国主义吧?”“其扰乱世界,比苍蝇更甚千百倍。”用以讽喻弱肉强食的国际政治秩序。

行至渭南,因天气炎热,刘文海便大声对汽车司机说:“停停,我下车买瓶汽费(水)。”鲁迅听他把汽水说成“汽费”,觉得很有趣,就问先生哪里人啊?刘答我是渭南人。鲁迅又问:“你们渭南人的口音与长安人的口音相比,有何不同?”刘文海以为鲁迅先生说他讲长安话,就答道,先生有所不知,我没有学长安人的口音,我们渭南人也是把“汽水”说成“汽费”的。大家听了哈哈大笑,减轻了旅途的劳顿。

1926年刘文海任西北大学教务长,1928年任东北大学政治系主任。每到一校,刘文海都是一位深受学生爱戴的师长。

1928年,国民政府成立审计部。经民国元老于右任推荐,刘文海从政审计院,一年后因其才学过人,任国民政府审计部第一厅厅长,开始革除时弊。1935年民国政府开始把审计工作推行到各省,刘文海调任浙江省第一任审计处处长。为限制军人把持政务,1939年刘文海奉调创建四川审计处,并兼理中央派驻西康、云南、贵州三省机关审计业务。后协助创建福建省审计处。抗战胜利后,任江西省审计处处长。台湾收复后,刘文海受邀创办台湾省审计处。

刘文海的父亲刘永生堪称是“秦商”的优秀代表,他素怀爱国救民之心,常年在丝绸之路上的甘肃酒泉等地经商,因其任侠好义,注重信誉,其经营范围远达今天的蒙古首都乌兰巴托、新疆乌鲁木齐、北京、河北、山西一带。

1928年11月,因父刘永生患病,刘文海借回乡探父之名开始了他的西北之行,给我们保留下了动乱年代丝绸之路的珍贵资料。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之交,甘肃境内军阀混战,丝绸路上关卡林立,土匪出没。横贯甘肃的丝绸之路,既是无数商旅眼中的黄金之路,也是危机四伏的凶险之路。

1928年12月6日,刘文海离开西安,陕西省政府主席宋哲元安排他跟随给兰州运送军用物品的车队而行。沿途刘文海看到民众无以为食,半个世纪前左宗棠收复新疆时所栽植的“左公柳”被剥去树皮,用来充饥,已所余无多了。后来张恨水西行时写道:“大恩要谢左宗棠,种下垂杨绿两行。剥下树皮和草煮,又充饭菜又充汤。”    12月30日,刘文海到了兰州,得知父亲已经去世,家里的骆驼队被军阀拉差,无奈中,他拿着国民政府的介绍信,找到了甘肃省政府主席刘郁芬。刘郁芬当即表示,安排人查询,让他耐心等候。此时刘家的骆驼被从甘肃拉到了青海,甘肃省的刘郁芬又和青海省主席孙连仲有矛盾,所以刘郁芬就利用刘文海是南京国民政府要人身份压制了一下孙连仲,这才要回不到一半骆驼。

到了嘉峪关,当地政府对商帮盘剥更厉害。端午节时当地驻军发动了哗变,乱兵一度围攻刘家,刘文海翻墙躲到邻居家。后来,刘文海听人说,乱兵是听说他家有一匹好马,为夺马而来,就在破门而入时,被几个老兵拦住。老兵们说刘家的老人经常扶助四周百姓,是个好人。在老兵的劝说下,乱兵这才散去。这就体现了秦商以义取利的经营理念,而且在关键时刻得到意外的回报。

后来他遵照父亲遗嘱,想把父亲的遗骸送回故里安葬,但他人地两生,没有盘缠,贩运货物又遭到失败。手里虽然有西北国民军的护照(证明文件)也不管用,不仅被盘查,甚至被怀疑为暗探,无奈中连给南方报纸寄的稿子也烧了。最后,在热心人的帮助下才死里逃生,只得从哈密沿草原丝绸之路的支线,一路辗转到了张家口,再到北京,最后乘船到上海,从上海返回南京。他的大西北之旅,在中国北方绕了一大圈,足迹遍及陕西、甘肃、新疆等10余省,前后费时14个月。后来他把他的所见所闻所思著成《西行见闻记》,感念所到之处,积弊日深,呼吁政府殖民实边。于右任先生读后,为之作序,并给予很高的评价。

刘文海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在其求学、执教、从政过程中,积极思考,寻求救国救民之路。1926年著成《理想的共和国家》一书,提出了自己的建国主张和国际政治主张。1935年又出版了《近世大国家主义》一书,针对当时中国内战频繁,民不聊生,强邻环视,祸患日深的局面,提出了发展工业,边疆开发等振兴经济的主张,以及实施“良美教育”,增进人民知识的文化主张。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刘文海留在了台湾。1983年病逝于台北,享年90岁。

刘文海的妻子是英国人匹克斯托,二人生有三子二女,皆学有所成。长子刘邦琛,商务印书馆编辑,文革时因海外关系被迫害致死。长女刘邦英,原任职于联合国秘书处,教育专员、博士。次女刘邦瑞,美国加州大学教授。1993年刘邦英回国义务执教于何刘初中也就是三张二中),1995年刘邦英回美国治病。同年,刘文海之妹刘寒松女士与刘邦英建立“永生文海教育基金会”,后来刘邦瑞也加入其中,资助家乡莘莘学子完成学业。

来源:渭南广播电视台临渭频道

编辑:于小欢

审核:陈伟  何勉